起底洋垃圾走私链:“生意”遍及全国 进口固废是否该禁惹争议

首页

2018-10-28

  2017年5月18日,杭州海关下属温州海关关员对涉嫌走私进境的部分洋垃圾进行查验取证。

(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字,阅读大约需要分钟。

  除伪报、瞒报外,洋垃圾走私还可分为从非设关地偷运进境、在货物中夹带洋垃圾,以及利用他人的固废进口许可证进口等多种形式。   严控固体废物进口可以为国产可回收固废创造市场和价格空间,从而倒逼中国固体废物回收利用水平的提高,为普遍推行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创造条件。

  文|南方周末记者杨凯奇  南方周末实习生郭佳灵  除了门口的两只威严石狮,黄埔海关缉私局只是广州市志诚大道上一个占地不大的院落。 南方的春天,绿树繁花,让人难以把这宁静之处与不久前的一场疾风骤雨联系起来。

  2018年3月29日至4月2日,5天内,海关总署组织黄埔、天津、深圳等14地海关开展了第二轮集中打击洋垃圾走私蓝天2018专项行动,共打掉走私固体废物犯罪团伙25个,初步查证各类走私固体废物万吨重量约等于国家体育场鸟巢的总用钢量。   集中优势力量全链条滚动式打击,在黄埔海关给南方周末记者的书面材料中,可以看到这几个关键词。

  随着中国洋垃圾禁令于2018年1月1日生效,一场覆盖全国的海关缉私战已在打响。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所长王琪认为,在洋垃圾仍有市场和利润的前提下,某种程度上可能刺激走私。 压力之下,缉私战能否打赢?  1  一号工程  一艘货轮缓缓停靠在珠海高栏港。 付列阳看着船上满载的、煤渣似的黑色矿堆,以及弥漫的烟尘,不禁有些怀疑:这船货物真的是进口申报单上注明的球碎矿吗?  付是拱北海关隶属高栏海关查验科科长。

凭借经验,他发现了这船货物更多疑点:申报进口的是上海某贸易公司,这是该公司第一次到珠海报关,时间点却恰选在2018年2月11日,临近春节。   年三十要求我们卸货,这个时间点是比较敏感的。

付列阳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

  据拱北海关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材料,该批货物为来源于球团矿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剩余物料、下脚料、不合格的混合物,属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   这是一起涉案货物重达万吨的典型洋垃圾走私案。 拱北海关随后继续扩网,出动警力30名,分赴上海、南通、珠海等地实施抓捕和搜查行动。

目前最新进展是,3月26日,在南京海关缉私局协助下,该关在南通发现同一供应商、同一合同项下的不同批次货物约8万吨。

拱北海关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由于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不能透露更多细节。   2018年,海关总署部署了蓝天2018和国门利剑2018两个专项行动。 其中,持续到年底的蓝天2018专项打击洋垃圾,国门利剑2018则将打击洋垃圾走私作为一号工程,在海关总署的提法中,位于象牙、粮食、涉税商品,甚至毒品走私之上。

  各海关投入了大量资源和技术手段,织就一张覆盖海陆空的天罗地网,围剿洋垃圾。 如拱北海关材料显示,在2018年1月8日的一次行动中,该关不仅出动了警力百余人、车辆23辆还动用了4艘船艇和无人机等。

  2018年2月3日凌晨,深圳海关出动缉私人员两百余人,打掉一个涉嫌走私入境废塑料5万余吨的走私网络。 深圳海关一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起行动由深圳海关组织,黄埔海关、汕头海关都有参与。

至于数量巨大的5万余吨废塑料,统计的是该团伙2012年到2017年的走私货值,实际查获的洋垃圾数量没那么多。 这也是海关通报中查证与实际查获的区别。

  除向拱北、黄埔、深圳海关发函外,南方周末记者还联系了青岛海关、上海海关以及海关总署。

  深圳某进口清关公司员工萧洁(化名)明显感受到,最近海关对所有进口塑料类产品检查非常严格,频繁抽检。

我们现在只对可以作为一般商品的塑胶颗粒的报关。

她叮嘱来打听废塑料进口的南方周末记者,如果你要进,就不要掺有任何杂质,也不要几种品类混杂在一起,否则也可能被认定为固废。 最怕的是海关查货发现质量和包装不一,要去做固废检测,动辄就要一两个月。

  2  借证利益链  不少固体废弃物实际上是作为有加工价值的资源被进口到国内的。 王琪表示,首先应该对洋垃圾有明确定义:用非法手段进来的,或是被列入禁止进口名单上的固体废弃物,才叫洋垃圾。   在公众印象中,洋垃圾是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等沿海地区才有的事物,但实际上,在黑龙江、内蒙古乃至新疆,屡屡有洋垃圾走私案告破。 走私洋垃圾,早已是一门遍及全国的生意。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总工程师曲睿晶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除上述的伪报、瞒报外,洋垃圾走私还可分为从非设关地偷运进境、在货物中夹带洋垃圾,以及利用他人的固废进口许可证进口等多种形式。

  上述1月8日拱北海关的缉私行动,查处的就是一起非设关地偷运进境的案件。 经初步查证,内地十余名小型货船船主从澳门多家废品站收购废旧电池、废金属、废塑料等,多次以蚂蚁搬家方式偷运至中山市非设关地简易码头。

货物走私入境后,走私团伙对其集中收购并销售至中山、佛山等地牟利。

  还有一种大船换小船,大船把固废从境外拉到非设关码头附近,几艘小船过来偷偷把货物运走。

曲睿晶介绍。   此类走私还算有迹可循,可以派遣船只在这些码头附近海面巡逻监视。

更难发现的是一些没有固体废弃物进口资质的企业,利用他人进口许可证进行洋垃圾走私。

这种方式进口的是国家可限制进口的固废,货物运输-报关-过关也都走正常流程。

这些固废过关之后,海关如何监督其流向,成为一大难点。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盛敏坦言,在固废加工行业内,上述方式被称为借证。 由于非常普遍,甚至不被认为是一种走私,而只是没进口许可证的企业打打擦边球。

  盛敏介绍,在借证利益链中,清关公司是中间商。

比如企业B没证,清关公司知道哪家有证,就帮B联络,问能不能用这个证帮你走一下货。 货物过了海关,清关公司会把货拉到指定的货场,和企业B等无进口许可证的厂家进行现货交易,然后将一部分报酬给予许可证借出方。

  然而这种逃避海关监管的手段,明确属于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中认定的走私行为。 而且,在海关和环保部门看来,用借证进口的固废,流向的往往是环保条件不达标的企业,存在很大的环境风险。

  把进口固废从海关拉走的货车,和有一定规模的货场,成为海关侦办此类案件的突破口。 海关有很多种手段。 现在可以用GPS跟踪集装箱的定位,一批货比如是A工厂许可证进的,却没有拉到A工厂,拉到B工厂或者货场去了,那不就抓住了吗?还有一种是人工的办法,卸货以后有车跟着你,看你是不是拉回自己工厂。 盛敏说,海关也会派人直接在货场蹲守,直接抓现行。

  固废走私方式花样翻新,倒逼海关提升监管手段和水平。 进口货物是否属于国家禁止进口的固废,凭海关人员的肉眼很难判断,需要专业机构进行鉴别。

2013年一篇报道中,一名江苏张家港海关人士吐槽,鉴定的机构少,是他们面临的主要难题。 不过,王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能够接受海关委托鉴别固体废弃物的机构已经从3家增加到10家,他所在的单位就是其中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