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风露立中宵 -小小说-齐鲁晚报网

首页

2018-10-26

文:冯明利还记得我是15年退伍,年底来到威海,找了份统计的工作。 工作很轻松,长白班,每天工作八个点,工资还算过得去,缺点是不包吃住。

我在公司附近一个叫宅库得村庄租了一间十平米得单间,房子是传统的四合院,四间主房房东居住,院子两侧盖满了配房,全部出租给外来打工者。

打工者来自天南海北,有在电子厂做工的年轻小伙、姑娘,有在工地做工的大叔,还有拖家带口一大家子来租房的家庭。

人多就乱,打牌的吆喝声,响亮的电视声,孩子的哭闹声,吵架声,发酒疯得声音、呼噜声等等,每每交织在一起,形成别具特色得交响曲。 我不喜欢这样的吵闹,又改变不了别人,只好关起门来自己看书。 只有我的邻居,总是安静的。

我们只有一墙之隔,中间还留有一扇被固定死的门,顶端的玻璃窗在隔壁挂有窗帘。 我的邻居下班很晚,通常我躺到床上之后,他才会回来,从玻璃窗上可以看到房间里亮起的灯光。

只有周围特别安静的时候,才能听到从隔壁传过来的,很细微的洗漱声。 然后用不多久,隔壁的灯光就会熄灭,重新回到宁静之中。 每天早上我起床上班的时候,会发现隔壁的房门已经锁上,我的邻居早就上班去了。

一直住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我竟然从未见过我的邻居。 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甚至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的邻居回来了,玻璃窗上亮起灯光。 这一次,隔壁传来很大的响声,我很好奇,不知道我的邻居在做什么。

紧跟着,我的邻居推开门走了出去。 好奇之下,我下床走到门口,悄悄向外望去。 月光之下,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孩的背影,她呆呆地看着天空孤单的月亮,很久很久……第二天早上我起床上班的时候,隔壁的房门照例锁上。 等我下班回来的时候,发现隔壁的房门大开着。

咦?她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吗?好奇之下,我若无其事地从她的门口走过,却是吃惊地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她已经搬走了。 一时之间,我升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到底遇到什么事情?她是搬家了,还是回老家了呢?后来闲聊的时候,无意中询问过房东,结果房东告诉我,小姑娘是回老家了,至于什么原因,房东也不知情。

从那以后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遇见过她。 或许在茫茫人海中也曾碰到过吧?但是纵使相逢,不会相识。

很想有一天能够遇到她,问她一句,哪天晚上为谁风露立中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