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宸信托难掩业绩垫底惨状 窘境将何解

首页

2018-10-17

  在信托业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华宸信托难掩业绩垫底的尴尬。 近期,“二股东”中国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拟清仓其所持全部股权的举动,更是让华宸信托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清仓退出  日前,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显示,中国大唐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大唐资本)拟以亿元的底价出让其所持有华宸信托%的股权。

  2016年年报显示,大唐资本正是以%的持股比例位列华宸信托第二大股东。

如今的股权转让事宜无疑预示,大唐资本想从华宸信托全身而退。   华宸信托的前身是内蒙古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88年。

官网显示,其2007年顺利完成业务转型审批工作,并更名为华宸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大唐资本2013年跻身华宸信托二股东之前,内蒙古国资委是华宸信托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而湖南华菱钢铁则以%的持股比例位列华宸信托原第二大股东。

  华宸信托现有的股权结构是在2013年形成的。

当年5月,银监会的一则批复显示,湖南华菱钢铁将其所持有华宸信托%的股权转让给了大唐资本,而剩余%的股权则转让给了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包头钢铁)。 事实上,包头钢铁也是华宸信托当年的新晋股东,但奠定其第一大股东地位的,还缘于内蒙古国资委当时向包头钢铁部分转让其所持华宸信托股权。

由此,内蒙古国资委直接持有华宸信托的股权比例降至%。

  在董事会席位上,与内蒙古方面比较,大唐资本并不占优。

去年年报显示,尽管位居第二大股东,但由大唐资本方面所推举的董事只有1位。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包头钢铁、内蒙古国资委分别有2位。 而持股比例仅%的呼和浩特市财政局也推举了1名董事。 此外,华宸信托董事会自身推举了2名独立董事。

  一位知情人士8月4日对新金融记者透露,此番挂牌转让消息发布前,曾有公司联系拟受让这部分股权,但最终不了了之。

同日,对于股权转让事宜,华宸信托一高层人士则表示:“不方便回应。

”  营收垫底  无论出于财务投资,还是业务协同角度考虑,华宸信托目前所表现出的竞争力并不能让人满意。

“以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为基础,以构建金融控股集团为目标,稳步拓展业务区域,形成独具特色的发展之路。

”在2016年年报中,华宸信托曾称其经营方针是坚持专业化道路,不求“大”,也不求“全”,但求“强”、“实”和“特色”。 不过Wind数据显示,除了营业收入垫底,华宸信托去年净利润规模排名行业倒数第二,仅高于新华信托,为万元,同比下降%。   与行业领头羊相比,华宸信托差距更大。

Wind数据显示,平安信托去年以接近50亿元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规模位列行业第1。

分列2、3、4、5位的,则依次是重庆信托、中信信托、安信信托和中融信托。

其中,重庆信托、中信信托、安信信托去年净利润均在30亿元以上。

  就收入结构来看,华宸信托去年有超过72%的收入来自于信托手续费收入。 但在信托资产规模排名方面,华宸信托去年也是行业垫底。 前述华宸信托人士也并未回应记者就此的询问。

  查阅年报发现,在信托资产分布方面,华宸信托去年有%在工商企业领域,为其第一大投向;投向排名第二的为房地产,占比%;基础产业第三,占比%。

对于影响公司发展的不利因素,华宸信托去年年报曾提及国内经济增长放缓;信托公司竞争态势持续加剧;信托业政策法律法规有待完善,监管政策日趋严格;公司净资本实力较弱,抵抗风险能力有待提升,业务创新能力和团队建设需要不断加强等。

其实,以注册资本来看,华宸信托在行业内也是极为靠后,只有亿元人民币。

  未决事项“2016年,随着国内宏观经济的缓中趋稳,供给侧改革的不断深化,"三去一降一补"的效应显现,金融行业的监管细化,信托行业面临着加速转型升级,强化风险治理的要求和挑战。 ”在去年年报中,华宸信托称,公司为了积极应对要求和挑战,在不断明确战略目标的同时通过建立和完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使公司风险管理与战略目标相适应,并在此基础上持续提高风险管理水平。

  据去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华宸信托通过修订或制定各项制度,不断完善、充实以“董事会、经营层、风险管理部、各职能部门”为层级的四级风险管理体系,进一步优化风险管理规程,确保将各种风险控制在合理水平,保障公司业务的稳健运行。

  不过一则或有事项说明引起了记者对华宸信托相关业务风险的注意。 华宸信托在去年年报中披露,其员工高普宾利用管理华宸信托空白合同的工作便利,私刻公司公章、私自打印空白收据,以信托受益人的名义开展虚假业务活动。

其中,高普宾共诈骗王光宇、林梧霞等24人涉案金额万元,在该事项中,华宸信托负有一定的管理责任,受害人以此为由向其提出了代偿申请。

  相比去年净利润规模,如此涉案金额可谓不小。

去年年报显示,部分受害人已获赔付,但还有不少仍在审理中。   事实上,在重大未决诉讼事项方面,华宸信托也有涉及。   去年年报披露,报告期内,华宸信托信托业务新发生6起民事诉讼事项,其中1起为信托计划融资方违约,公司对融资方及担保方提起了诉讼,另5起为投资者诉公司营业信托纠纷案,处于一审阶段。 至于固有业务,去年也发生1起诉讼事项。 据华宸信托去年年报称,“公司以自有资金发放贷款,到期后融资方违约,公司对融资方提起了诉讼。

”。